必博体育_bob足球平台-投注*下载

以案为鉴 | 被消费掉的人生

发布日期:2021-10-08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没有异议”“我认罪认罚”,近两个小时的庭审时间里,37岁的蒲锐始终低垂着头,只有在被问及对被指控的罪名、事实等有无异议时,他才会抬起头。2021年8月,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以贪污受贿罪判处蒲锐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万元。

2020年3月,内江市市中区巡察发现,史家镇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款存在重复支付问题,线索直指内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社会事务局原党支部书记、农民工服务中心原主任蒲锐。2020年4月,经内江市纪委监委指定管辖,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监委对蒲锐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随着调查深入,蒲锐严重违纪违法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2007年7月至2013年12月,蒲锐历任内江市市中区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兼出纳、史家镇党委委员兼码头棚户区改造项目资料财务组组长。在此期间,其利用职务之便,通过重复填写人员信息、伪造签名和伪刻私章盖章的方式套取资金共计149万余元,全部用于个人日常消费。

“我们在调查蒲锐的银行流水时发现,蒲锐的日常开销非常大,几乎每个周末都有出行记录,用在吃喝玩乐方面的开销多达180万余元,与其收入严重不符。”区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伍东介绍,长期“入不敷出”的生活状态是蒲锐腐败问题的直接导火索。

19岁参加工作,22岁任区民政局办公室主任,蒲锐年纪轻轻便走上重要岗位,逢迎追捧的人也越来越多,众星捧月的优越感和吃喝玩乐的畅快感让其沉迷其中。从平日里吃饭、唱歌、宵夜一套流程下来三四千,到双休日短途游、节假日省外游动辄上万,他渐渐习惯了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

然而,以蒲锐当时的收入水平,根本不足以满足其奢靡的生活花销,很快他便负债累累。

见势不妙的蒲锐迫切想要摆脱困境,他回忆,“2007年的一天,我看着自己办公桌上一张张伤残抚恤金发放签字表,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把这笔钱套出来不就解了燃眉之急”。手握抚恤金发放的权力,让他看到了第一个摆脱困境的“机会”。

在那个时期,因受条件限制,基层多以现金形式发放抚恤金。蒲锐作为办公室负责人,全权负责抚恤金发放、领取人登记等工作。

“登记、发放等环节都是由我一手操办,且发放对象众多,若随机选取一两个已领钱的人名冒充进去,将重复的和实际的穿插在一张表上,应该不易被发现。”打定主意后,蒲锐便大胆实施,为做得更加逼真,他还变换着字体填写伤残人员信息或直接伪刻私章。

如其所料,他套出了一笔很可观的钱。既抹平了账,还有余,这样的侥幸让蒲锐找到了“门路”——把公家的账户当作私人的“提款机”。2012年8月,进入史家镇党委领导班子挂职锻炼后,他如法炮制将“黑手”伸向了棚户区改造资金。2015年7月,升任内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拆迁服务部副部长的蒲锐,又看到了另一个创收的“机会”——受贿。

2017年3月,蒲锐以经济上“紧张”为由,向工程老板陈某借款2万元。为感谢蒲锐在其中标的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合同中给予的关照,陈某将2万元现金相送。之后,蒲锐又多次以借钱为名收受他人钱财达20万余元。

高额消费的“无底洞”洞穿了蒲锐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后,他不再以“借”为名收受钱财,而是主动帮助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从中收取好处费。

2018年8月,蒲锐将某学校音乐美术新标准器材采购项目的采购清单提供给杨某。次月,杨某通过蒲锐帮助某科教设备有限公司顺利中标该项目。为表示感谢,杨某将3万元现金送给蒲锐。随后的4年里,蒲锐利用职务之便,先后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贿赂达38万余,全部用于个人日常消费。

有段时间因工作调动无法再套取资金时,蒲锐便拆东墙补西墙,刷爆信用卡又大肆网贷。蒲锐回忆,“当时,因还不起贷款不得不回家求父母,父母不惜将房子卖了给我还账,也反复教育我汲取教训,量力而行。”

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痛”,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蒲锐把组织的信任、父母的教诲抛诸脑后,自甘堕落直至坠入深渊。正如他在忏悔书中所说:“当贪婪变成一种习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得有多远、陷得有多深、错得有多重,心里有害怕、有胆怯,但私欲促使自己无法拒绝,为了逃避惶恐,我终日留恋在酒桌上推杯换盏、纸醉金迷,用金钱来满足自己奢靡的生活,填补内心的空虚,麻醉自己无灵魂的肉体,就这样一步错、步步错。”(通讯员 曹译丹 周芮宇 || 责任编辑 郭兴)